Q275寂寞的女领导和爸爸的爱-cv林意

00:00

00:00

剧情介绍:

女领导这些年为了向上爬,不知道陪了多少老领导,饥渴难耐的爸爸也看上了自己的女儿

关键词:本番  父女

时长30分钟

录制cv林意

此内容查看价格为35乐币,请先

部分剧本:

~炮架子支好了,老鸡巴杆子过来开操吧~是是爷们吗?是爷们得操娘们,操我这样的骚浪娘们,才不白活,驴爹,来配种了,快呀。

老张挺着硬到极点的鸡巴,爬了上去,擦着浓密的逼毛狠狠的插了进去,快感直冲老张的后脑勺,张霞双脚朝着天花板,逼被插的骚水横流

~啊啊啊,爹,从现在开始,你咬着牙操我,一刻也不要停,骚话我来讲,你只管往死了操我,啊啊啊,是,我阴毛旺盛,我就喜欢你这个糟老头挺着驴鸡巴抽我的大水逼,对对,没听错,是大水逼,小鸡吧才喜欢操小骚逼,亲爹你的驴鸡巴,大牛子,只有操我大水逼才能尽兴,我多耐操啊,嗯嗯嗯,什么?想看看闺女的邪招啊,好,看到这双高跟鞋了嘛,勾不勾人,这叫情趣高跟,就是专门操逼用鞋,就是挨操鞋,我的爹,我穿鞋就为了挨你的操,我贱不贱,贱呀,来用手抓住我的头发,抽我耳光,打,用力打,驴爹,我喜欢这样,你一边操一边抽我耳光,你多霸道呀,我够不够孝顺,啊啊啊,打的好,一会儿射完精不要拔出来,操完了要尿尿对不对,直接尿我逼里,我用逼接着你热乎乎的尿,啊,操,我太骚了,不管了,大力的操,逼里放不下,我用嘴接,啊啊啊啊,我受不住了,我的活爹,受不了就射吧,骚娘们给你跪下了,射霞霞脸上,尿我嘴里,扇我,啊啊啊啊啊啊~

一股股浓稠精液射的张霞满脸都是,她也果真让老张尿了一身,从此村里再也没有传过老张的闲话,只知道老张每个月都要进城,找他闺女享享福。

 

剧本:

夏夜,乡道上一辆轿车奔驰着,车里是乡镇上的女书记,张霞,30出头,高学历乡镇干部,前途无量,齐耳短发,细眉薄唇,透着股干练,今晚下乡做拆迁动员,都10点多了才结束,本该回单位,想着好久没回去看自己的老父亲了,便顺路回村看看,怕显眼,特意让司机把车停到了村外,张霞身材纤细,一件丝质衬衣,一条牛仔裤配双精致的高跟鞋,明明是清清爽爽的打扮,在她身上居然有点性感,良家妇女的那种性感,没有背景的她,向上爬,少不了些不上台面的权色交易,她知道那些大领导都是吃过见过的人,普通的骚媚女人入不了眼,反而越是看起来干净正派的女人,越能让这些个老男人肿的像驴,硬的像铁,张霞便深谙其道,打开门一身正气,关上门百无禁忌。

跟鞋哒哒的敲击在村里的小道上,其实这次回来也不单纯是看望父亲,也是听到了些风言风语,说父亲跟嫂子不清不楚,母亲没得早,哥又常年在外,家里只剩下父亲和嫂子,村里难免嚼舌根,得给哥在政府谋个差事才行,她正是仕途上升期,家里可千万不能有负面信息,想着想着,已经到了家门口,她要突击检查一下,刚想拍门,转念一想,举起来的手变成了轻推,木门本来是插着的,可能是年久失修,也可能是插的不在意,木门轻轻的开了,他家由于是后搬迁过来的,房子在村边边上,也没个邻居,乡下的10点多,漆黑一片,静悄悄的只剩下夏夜的虫叫,张霞把跟鞋脱了拎在手里,走了进去,院子里泛着灯光,客厅的窗帘拉着,像是在看电视,隐隐约约听到嫂子在说话,

~好,好~~~~,好~~~好!好!,嗯,嗯嗯,好,好~~~

奇怪,什么节目还值得叫好嘛?叫的一会儿拉着长音,一会儿又沉闷短促,不对头,张霞把脸凑到窗口透过窗帘的缝隙,只看见,一个精瘦的老汉上身穿着汗衫,下身赤裸,一个身材匀称结实的女人赤条条的背对着老汉,浑身上下只穿了一双粉色的绣花布鞋,朴实中透着股骚情,两人的皮肤都是常年田间劳作的古铜色,正是张霞父亲和嫂子,这女人一头长发高高的盘起来,扶着沙发,塌腰撅腚,老汉一只粗糙的大手兜在女人的阴部,来回的搓弄,张霞看的涨红了脸,仿佛听到了,那粗糙手掌与泥泞逼唇的摩擦声,搓缓慢而坚定,搓的理所当然,直搓的她嫂子低着头,臊眉耷眼的咬着牙,

嗯,嗯,好,好,好,啊,啊,啊,好,啊,啊,好!

老汉跨间的老鸡巴也在这妇人一声声的叫好中缓缓的肿胀粗大起来,之见老汉用粘满逼水的手撸了一下粗长的鸡巴,抵在了妇人的逼口,张霞她嫂子实在太高了点,老汉用脚扫了妇人的脚一下,妇人便默默地把腿分开了些,屁股放低,方便老汉下一步动作,这默契的配合,不知道俩人已经勾搭了多久,老汉见状笑咪咪的扶着女人圆润结实的屁股,青筋凸起的鸡巴便送进了湿滑的逼肉里,这正是老光棍骑着活寡妇,老鸡巴插着熟透的逼,虽是天雷勾了地火,毕竟老汉年纪大了,来不得急活,老汉不急不躁的抽送起来,女人闷着声哼哼着,实在忍不住才叫一声。

嗯~~嗯嗯~~啊~~~~~嗯,嗯,嗯~~~啊!

沙发吱吱呀呀的响着,老汉的腰越晃越有力,两人身上都见汗了,老汉说道:

~玉婵,今晚又尽兴了,来,好好叫唤叫唤,给你爹再添把火~

~别,嗯嗯,嗯嗯,别,啊啊啊,给我留点脸,啊啊,我不,啊啊啊,我不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

老汉也不急,他知道这种熟透了的女人,只要一口气操翻了,他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老汉稳了稳神,双手把住了女人的肩膀,张霞她嫂子是沙漏形的身材,臀也宽肩也宽,平日里村里人都说她肩宽像男人的肩,他们那里知道,这种女人最适合后入,她的肩膀就是天然的扶手,老汉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训马师,把着她的肩,用鸡巴鞭策调教着这她这匹让她老公爹硬了又硬的烈马,老汉逐渐加大了力度,啪啪声掺杂着闷哼声,老鸡巴杆子上开始挂上了浓稠的白浆,看的张霞的心碰碰直跳,她嫂子的巧脸也逐渐潮红,穿着绣鞋的脚也在操干中垫起了脚尖,小腿肚子上的肌肉紧绷着,老汉越发猛烈的操干起来,女人的叫声也由低沉变的高亢起来,

啊~啊啊啊啊,啊啊啊,老天爷呀,啊啊啊,不成,啊啊啊啊,不成了,啊啊啊啊啊

看火候差不多了,老汉张口开始说道

~对,对,叫出来,你这孩子,食色性也,既然行了房,就好好释放出来,老大常年不在家,你这熟透的身子不得憋坏了,爹得对你好,不能委屈了你呀~

~嗯嗯嗯嗯,你咋这流氓呢,啊啊啊啊啊,好,好,对我好,啊啊啊啊啊,别说了,好好操,啊啊啊啊啊,操的好,操的好~

~你光下面痛快不行,你得叫唤出来,不然释放的不彻底,对身体不好,哦,哦,哦,越操越紧,不咱慢慢来,我叫你,你答应着就行,哦,这紧逼,玉婵~

~哎~~~~儿媳拉着长音答应着

~好闺女,该你叫我了!

~啊啊啊啊,叫什么?~

~叫爹,哦哦,越操越来劲~

~操你妈,,啊啊啊,怎么那么烦人,啊啊啊啊啊~爹~

~哎~~~骚婵婵,怎么就那么喜欢听你叫爹呢~,叫一声爹我就猛操你一下,叫的越大声,我操得越猛,来,把逼夹紧了,让我给你这40岁的娘们止止痒,~

~啊啊啊,流氓,不叫,啊啊啊啊啊,不叫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爹!啊啊啊啊啊,爹!啊啊啊,亲爹!!

老汉操的红了眼,一把打散儿媳的头发,用手拽着,疯狂冲刺。

~穿着你婆婆的绣花鞋,替你婆婆挨操,真孝顺,我草,我草,

~哦,哦,你别羞臊我了,给我留点脸吧,啊啊啊,你别再说了,我叫,我给你助助兴,给咱俩操逼叫叫好,啊啊啊,我好好孝顺你个老光棍昂,让你的老鸡巴杆子得劲儿,让你这个老流氓尽兴,我替婆婆跟你浪一回,这么骚的绣花鞋,婆婆怎么穿出门,她也是个老骚逼,啊啊啊,她在的时候也在炕上也被你薅着头发操的叫你爹嘛?啊啊,用你的老鸡巴攒劲的操,啊啊啊,啊啊啊啊,从我进门我就知道,我撅腚洗衣服时你看着看着就把鸡巴看硬了,你怎么那么牲口呢,来,来,把你的牛子吊我逼芯子里,啊啊啊啊啊,操了我还不行,还要我叫你爹,啊啊啊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想操你那个亲闺女都想疯了吧,你是个畜生,啊啊啊,怎么突然这么猛,不让我说,你妈逼的,被我说中了,老鸡巴硬的要爆炸了吧,是不是想起张霞的大白腿了,来,我的老公爹,吊不着张霞,我给你解解馋,我学着霞霞拉着长音叫你昂,爹~~~,骑着操我的亲爹~~~,爹,我替霞霞给你尽尽孝心,我给你跪下,来,继续开操,吊我,爹~,吊婵婵,疯狂点,老畜生,啊啊啊啊,好,吊的好,来,揪着我的小辫,猛操我,把臭精液预备好,好,玉婵等着那逼接呢,啊,好好好,吊我逼里,啊啊啊啊啊啊啊,亲爹!!!!~~~~~

张霞看的面红耳赤,她没想到嫂子骚成这样,更没想到父亲的精力这么旺盛,他们的对话震惊了她,她悄悄的离开了,她得找机会跟父亲谈谈。

隔了一个星期,张霞腾出了时间,调整好了心态,年轻的女书记把父亲接到了县城的家里,说是让父亲来城里享两天清福,见惯了官场丑恶的她,其实内心早已变得扭曲冰冷,甚至并不在乎父亲胡搞,倒是嫌弃大哥没出息,介绍了几分好工作都干不下去,非要出去打工,烂泥扶不上墙,活该大嫂让父亲用了,省的耐不住寂寞便宜了外人,要不是是怕影响她的仕途,她还真就不在意了,话说这大嫂也太骚情了,嘴里说的都是个啥,说什么也得让父亲断了这个念想,张霞的升迁问题马上要在县里上会了,张霞的行事作风一改往日的泼辣做派,待人接物小心翼翼,什么意外都不许有,怎么跟父亲张口呢,多年的工作经验让她早有打算,下班后,张霞去饭店打包了四个家常菜,汤了一壶白酒,先灌老父亲个迷迷瞪瞪的,什么面子都抹得开了。

父女二人,在餐桌前,家长里短的边聊边喝,老父亲喝的满面红光,光着膀子,张霞一件背心,一条热裤,一条白晃晃的长腿踩在凳子上,父亲笑骂道:

~也是不小的领导了,没正形~

~哎呀,爹,人白天在单位紧绷绷的,回家了不得释放一下~

~啊,对对,人是得偶尔释放释放,不能憋着~

说完,老汉自己干了一杯,眯着眼睛像是回味着什么,张霞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,她知道,老父亲说的释放和自己说的可不是一回事,心想,这老张头又咂摸起大嫂的骚劲了,还让你咂摸出瘾来了,必须给你断了。

~闺女,你说你也不成个家,30多了,爹知道你有出息,可女人还是得成个家才是。那村里人都说闲话~

一说这个,张霞的火就上来了,借着酒劲,

~爱他妈怎么说怎么说,没钱没权谁拿谁当个人,随便找一个?找个我哥那样的,烂泥扶不上墙,媳妇跟睡都还不知道呢~

老张头腾的站了起来

~胡说什么你,当个书记怎么信口开河~

张霞索性摊牌

~我都知道了,上星期,你跟嫂子在客厅我都看见了,一句话,你想怎么过我不管,在我调到县里之前,你给我断了,不然我告诉我哥,看你这老脸往哪搁!~

老张头无力的坐了下来,一时间,羞愧,愤怒,心寒,让他瞬间苍老了许多,老汉默不作声,张霞也觉得自己话太重了,刚想找补找补,老张头的眼泪掉了下来,诸多情绪最后化成了委屈,也是喝多了,什么都说了出来

~你妈没得早,我一人辛辛苦苦把你和你哥养大,你们成人了,我也老了,年轻的时候忙,退休了,人闲了,一到晚上就燥热难耐,我也是个男人,憋了几十年,我也需要发泄,村里的老娘们我看不上,去找小姐怕给你丢人,看着你大嫂那馋人的身子,我憋不住啊,我就把她办了,都是我一个人的错,是我生操了她,你要你的前途,你把我大义灭亲了吧,你逼死我算了~

父亲的哭诉把张霞的心都哭化了

~爹,你别哭,我话说重了,我太自私了,可不管怎么说大嫂你是不能再碰了,这些年委屈了你~

张霞心一横,心想,他妈了个逼的,这些年为了向上爬,不知道陪了多少老领导,都能当自己爷爷的人都伺候过,怎么就不能伺候伺候自己的亲爹。

~我的爹,大嫂能做的,我也能做。大嫂不能做的,我没准我也能做哦~

~可不敢,可不敢,你冷静点,这,这不行的~

~人生苦短,关上门谁知道谁,今晚你就是老张头,是个想通了的男人,我就是镇书记张霞,是个想开了的的女人,过了今晚,你还是那个本分的退休老人,我还是高高在上的女书记~

~不不不,我不能,你喝多了,我得走了~

张霞不理他,自顾自的干了杯酒,走向了卧室,一边走一边说

~把桌上的生蚝吃了,来卧室,把我办了,你年轻的时候没享受的,我今晚一样一样给补回来,天王老子也管不着,我呀,定让你过足操逼的瘾~

几句荤话惊的老张头目瞪口呆,只剩下他一人坐在餐桌前,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响着,腿像灌了铅,最终还是没走,当的一声,午夜到了,农村人都迷信,这个点出门容易中邪,可他明明没出门,却也鬼使神差的把一盘子生蚝都默默的吃了下去,走向了闺女的卧室,今夜注定无眠。

 

卧室的门反锁着,屋里关着灯,但没拉窗帘,借着月光,老张头站在张霞的梳妆台前,张霞换上一身她开会才穿的贴身西装,西装里面空空如也,她岔开腿坐在她爹跟前,弯着腰低着头,薄薄的嘴唇紧紧的裹着老张的鸡巴,娴熟的套弄着,一边套一边时不时的观察着老张的表情,说道

~真硬,你这个年纪,鸡巴硬成这样,真不像话,大嫂给你口过没,没有啊,那我给你好好嗦嗦,真大,真尼玛硬,都涨成什么吊样子了,先给你解解馋,射一发,一会儿慢慢的办我,来,抱着嘴操啊,呜呜呜,老张经不住这个刺激一股闹射到张霞喉咙里。

射了精的鸡巴却没立马软下来,张霞说了句

~别浪费,我给你续上~

说罢起身退去了西装,只剩下一件鲜红色蕾丝内裤,最简单的样式,却有最勾人的效果,因为她身材够好够白,白到晃眼,张霞把老张推到了椅子上骑了上去,一只手给她爹撸着鸡巴,一只手扒开内裤的边缘,对准逼口插了进去,啊的一声,张霞仰着头开始套弄她爹的鸡巴杆子,嘴里说道

~我跟你说昂,嗯嗯嗯嗯嗯,你少跟我来大嫂那一套,操逼就操逼,说什么荤话,不要个逼脸,啊啊啊,不是嫌年轻时没操够嘛,你就闷声操吧~驴鸡巴爹~啊啊啊~

老汉咬着牙向上顶着,顶的张霞颤声连连,张霞骑着他爹,从椅子上骑到了床上,老张在床上躺的笔直,鸡巴杆子也笔直的挺立在张霞满是白浆的骚逼里,张霞嘴里开始浪叫

~爽吗,爹,嗯嗯嗯嗯,闺女的逼套的你得劲不,知道这叫什么姿势嘛?什么?女上位?这个姿势还有个名字叫观音坐莲,呃呃呃呃,真硬,你上辈子积德,才有今晚的观音给你坐莲,啊啊啊,顶死我了,我就是你的肉菩萨,跟你修个欢喜禅,你不是委屈嘛,不是苦嘛,嗯嗯嗯嗯嗯,让本菩萨张开大白腿与你渡上一渡,日上一日,啊啊啊,鸡巴就是你的金刚杵,杵烂我逼芯子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活爹~

当真是百无禁忌,老张被刺激的喷了起来,喷的张霞的骚逼一塌糊涂,两个人精疲力尽,张霞挑衅的说:

~还来嘛,老头,本书记会的邪招还多呢~

老张也不示弱,

~来,为什么不来,你还能骚到哪里去,我几十岁的人了,什么没见过

~好,明天来单位找我,我的爹,我开着窗户,跪着嗦你的牛子,喝你的尿~

~我草,我等不了明天了,张霞,我还想操你,可是硬不起来了咋整~

张霞媚眼如丝,从抽屉里拿出一瓶神油,熟练的在老鸡巴上涂抹起来,不一会儿老鸡巴就又坚硬如铁了,她知道,即便如此,他爹毕竟不是年轻小伙子了,强弩之末,这次要速战速决。

张霞退去了湿哒哒的内裤,终于全裸的展现在老张头面前,老张头眼睛瞪大,他看到了这个成熟的肉体下面那旺盛阴毛,浓密到离谱,如此浓密的逼毛代表了旺盛的性欲,张霞往脚上套了一双黑色蕾丝网面高跟鞋,仰躺在床上说

~炮架子支好了,老鸡巴杆子过来开操吧~是是爷们吗?是爷们得操娘们,操我这样的骚浪娘们,才不白活,驴爹,来配种了,快呀。

老张挺着硬到极点的鸡巴,爬了上去,擦着浓密的逼毛狠狠的插了进去,快感直冲老张的后脑勺,张霞双脚朝着天花板,逼被插的骚水横流

~啊啊啊,爹,从现在开始,你咬着牙操我,一刻也不要停,骚话我来讲,你只管往死了操我,啊啊啊,是,我阴毛旺盛,我就喜欢你这个糟老头挺着驴鸡巴抽我的大水逼,对对,没听错,是大水逼,小鸡吧才喜欢操小骚逼,亲爹你的驴鸡巴,大牛子,只有操我大水逼才能尽兴,我多耐操啊,嗯嗯嗯,什么?想看看闺女的邪招啊,好,看到这双高跟鞋了嘛,勾不勾人,这叫情趣高跟,就是专门操逼用鞋,就是挨操鞋,我的爹,我穿鞋就为了挨你的操,我贱不贱,贱呀,来用手抓住我的头发,抽我耳光,打,用力打,驴爹,我喜欢这样,你一边操一边抽我耳光,你多霸道呀,我够不够孝顺,啊啊啊,打的好,一会儿射完精不要拔出来,操完了要尿尿对不对,直接尿我逼里,我用逼接着你热乎乎的尿,啊,操,我太骚了,不管了,大力的操,逼里放不下,我用嘴接,啊啊啊啊,我受不住了,我的活爹,受不了就射吧,骚娘们给你跪下了,射霞霞脸上,尿我嘴里,扇我,啊啊啊啊啊啊~

一股股浓稠精液射的张霞满脸都是,她也果真让老张尿了一身,从此村里再也没有传过老张的闲话,只知道老张每个月都要进城,找他闺女享享福。

 

 

柒柒音声吧出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3

评论0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